当前位置:江阴长庚医院有限公司国学庾信《拟咏怀诗二十七首·其四》:无不符合作者的身世和心绪
庾信《拟咏怀诗二十七首·其四》:无不符合作者的身世和心绪
2022-08-06

庾信(513年-581年),字子山,小字兰成。南阳郡新野县(今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)人。南北朝时期文学家。其家“七世举秀才”、“五代有文集”,父亲庾肩吾为南梁中书令,亦以文才闻名。庾信在北方,一方面身居显贵,被尊为文坛宗师,受皇帝礼遇,与诸王结布衣之交,一方面又深切思念故国乡土,为自己身仕敌国而羞愧,因不得自由而怨愤。最终在隋文帝开皇元年(581年)老死北方,年六十九。有《庾子山集》传世, 明人张溥辑有《庾开府集》。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庾信的《拟咏怀诗二十七首·其四》,一起来看看吧!

拟咏怀诗二十七首·其四

庾信〔南北朝〕

楚材称晋用,秦臣即赵冠。

离宫延子产,羁旅接陈完。

寓卫非所寓,安齐独未安。

雪泣悲去鲁,凄然忆相韩。

唯彼穷途恸,知余行路难。

这是一首咏怀诗。作者自叙从出使西魏,被羁留于长安,非自己所愿,心中思念故国,忧思无穷。

一二句中“楚材”句见《左传.襄公二十六年》:“虽楚有材,晋实用之。”注:言楚亡臣多在晋。这句说这句本是楚臣(梁都江陵,楚故地),唯被晋所用(晋代指西魏)。“秦臣”句见《后汉书.舆服志》:“武冠谓之赵惠文冠,秦灭赵,以其君冠赐近臣。”这句与上句意相同,借古人事说自己本穿着梁朝官服出使西魏,却被留了下来。

三四句中“离宫”句见《左传.襄公三十一年》:“子产相郑伯以如晋......子产使尽坏其馆。”春秋时郑国的子产到晋国,因为晋侯没有见,子产命人毁坏馆舍。“离宫”,原指古代帝王于正式宫殿外别建的宫殿,以便随时游处。这里指招待外国贵宾的客馆。“延”,接待。“羁旅”见《左传.庄公二十年》:陈公子完(敬仲)奔齐,齐国使他为国卿,他自称“羁旅之臣”,不肯接受。这句说自己像陈完一样,是“羁旅之臣”。

五六句中“寓卫”句见《毛诗.正义.式微.诗序》:“式微,黎侯寓于卫,其臣劝以归也。”春秋时期狄人追逐黎侯,黎侯寓于卫国,随行臣子你劝他归国。后人因此以作思归的典故。这句说这几句如黎侯一样,卫实非所寓。“安齐”句见《左传.僖公二十三年》:晋公子重耳出亡到齐国,齐桓公将女儿齐姜嫁给他。重耳有安居于齐之意,不复图晋国,齐姜部下赵衰等与齐姜共设计令重耳离开齐国。这句说自己又如重耳出亡到齐,而齐又实非所安之地。以上二句借古人事说自己留仕于西魏,实非本心所愿。

七八句中“雪泣”句,《韩诗外传》:“孔子去鲁,迟迟乎其行也。”雪,拭也。雪泣即拭泪。这句以孔子去鲁事喻自己远离家乡故国。“凄然”句,见《史记.留侯世家》:“韩破,良悉以家财求客刺秦王,为韩报仇,以大父、父五世相韩故也。”庾信父庾肩吾曾在梁朝任散骑常侍、度支尚书。庾信十五岁入太子宫为讲读(太子的伴读),后又任诵直散骑常侍、右卫将军、散骑侍郎等。这句,庾信以张良五世相韩为比,深念旧恩,思之凄然。以上二句说自己远离并怀念故国。

最后两句中“唯彼”句用阮籍典,《三国志.魏志》引《魏氏春秋》:“籍时率意独驾,不由径路,车辙所穷,辙痛哭而返。”这句说自己已处此境地,唯有途穷之悲痛也。“知余”句借用乐府《杂曲歌辞》篇名《行路难》。《乐府题解》说:“《行路难》,备言世路艰难及离别悲伤之意。”此句说自己已知世路的艰辛。以上二句总述自己唯感穷途悲痛,世路艰难。

庾信学问丰博,于后期的诗赋中大量用典,本首诗就是句句用典。一连串用典,自然、灵巧、贴切,有的甚至不落痕迹,可谓得心应手。表面看这是一首典故堆砌的诗,可细细读来,则处处切合自己稽留不归、被迫仕魏的遭遇,无不符合自己的身世和心绪。因此,典故虽多,则不影响本诗脉络的连贯和意象的完整。另外,大量的用典,又使庾信的《拟咏怀》内容丰富,用词精约,本诗更是突出体现了这一特点,多用典,亦使庾信在诗中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感情更为含蓄、隐曲和丰富,这也是本诗的一个特点。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